热线网站Sitemap|导航地图|

4008-888-888

秒速飞艇交流群☻c7018∷com中山装娘又挑灯夜战

时间:2018-12-24 20:57

  这是上一个世纪过春节的事儿了,记得那一年我13岁。那年的7月山洪暴发,冲毁了我们的小山村,冲没了我的家。因为山洪凶猛,来得突然,防不胜防,我家房屋内的所有东西全都被冲走了。所幸的是山洪暴发在大白天,爹和娘因在野外干活而被大水困在了山上,而我和妹妹也正在上学,总算都逃过了这生死的一劫

 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,在政府的关怀和乡亲们的帮助下,在那年的年底,▓我家又重新盖起了4间茅草房。当忙忙碌碌地把房子安排好搬进去的时候,已是大年三十了。“过新年,穿新衣;迎新年,接喜气”,可我们兄妹几个依然还穿着补丁连着补丁的破棉衣(就这些还是左邻右舍的好心人捐送的呢)。到了晚上,娘包了一盖垫“黑水饺”(由于家里没有白面粉,娘只好用地瓜面儿和荞麦面儿掺起来凑合着包水饺,好歹算是过年能吃上水饺了)。之后,看着我们身上的破棉衣,心里酸楚楚的,▓眼里泪汪汪的。怎么办呢?大过年的,无论如何也要让孩子们穿上件新衣服呀。一向很要强又巧手的娘干脆拿出针线筐子来,在暗淡的煤油灯下,穿针引线,先是用自己的一件半新的浅红褂子给小妹翻新改做了上衣。在打发我们睡觉之后,娘又挑灯夜战,用舅父送给我父亲的一件深黑色的粗布上衣,要给我赶制、翻新、改做当时很流行的中山装

  “噼啪!咚咣!”天快亮了,我被一阵从远处传来的鞭炮声惊醒。醒来后我揉了揉眼睛,发现娘还在那微弱的油灯下飞针走线地缝制衣服。我忙坐起来捂着湿润的眼对母亲说:“娘啊,天这么冷,你快睡觉休息一会儿吧,这新衣服我也不想穿啦!”母亲搓了搓冻得发麻的手,▓用她那熬夜熬得有些红肿的眼睛看着我笑了笑说:“傻孩子,▓新年大节的,谁不想穿上件新衣裳呀,再钉上扣子,你就可以穿着它去拜年了。”此时,我不禁心头一酸,控制不住的泪水流了下来

  年初一大清早,吃了一大碗“黑水饺”后,我就把娘专门给我翻新改做的中山装套在破棉袄外面,高高兴兴地与妹妹一起,跟着爹和娘去给长辈们拜年去了。在马二奶奶家里拜年的时候,她一个劲儿地夸我和妹妹的衣服好看,尤其夸赞我身上的中山装如何如何合身儿,如何如何跟形式,还夸娘心灵手巧,干活麻利。在拜完了年的时候,马二奶奶抓过花生、瓜子儿、糖等就往我的口袋里装,可是,一连装了六七次,结果都撒落在了地上,▓就连那五毛钱的压岁钱也没有装进去。马二奶奶既有些生气,又感到特别的奇怪,她很是纳闷地说:“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呢?”在一旁的娘咯咯地笑了起来,她笑着对马二奶奶说:“二婶子,你还是别给孩子往褂子布袋里装东西了,那中山装的四个布袋都是假的,仅有四个布袋盖儿。因为年三十晚上给孩子缝褂子的时候,天已亮了,实在是来不及做布袋了,没办法,所以只缝上了四个布袋的外盖儿。”话音未落,全屋里的人都前仰后合地笑了起来。马二奶奶对我娘说:“侄媳妇,你真能呀,这衣裳从外表看真看不出什么毛病,还很受看哩。”

  如今,时代变迁了,生活富裕了,社会发展了,服装的款式不断翻新,已是西装革履系领带的我,却对当初过年时那件没有口袋的中山装有一种特殊的感觉,每每想起此事来,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儿



相关推荐: